部分地區重污染天氣應急措施沒有落到實處
  近日,一場來勢洶洶的霧霾讓華北大部分地區再度遭遇“心肺之患”,環境保護部迅速派出6個督查組,奔赴北京、天津、石家莊、廊坊、保定、邢台、衡水、邯鄲8個城市,對各地重污染天氣應急工作進行專項督查。
  督查組發現,京津冀相關城市迅速反應,積極應對,均按要求開展了重污染天氣應急工作。但是一些地區應急工作還存在形式大於內容,應急機制不協調、不順暢,部分涉及民生的應急措施難以完全落到實處,一些地區或企業應急響應仍然遲緩滯後及部分地區應急預案科學性和可操作性還不強等諸多問題。
  現狀:重污染天氣有關應急措施得到了初步落實
  10月8日傍晚,北京市啟動了重污染天氣黃色(三級)預警應急響應,10月9日13時預警級別由黃色升級為橙色;
  10月8日,天津市啟動了重污染天氣藍色(四級)預警應急響應;
  10月8日,河北省石家莊、保定、邯鄲、廊坊、邢台、衡水六個城市也及時啟動了重污染天氣應急預案。
  “10月9日下午,企業接到了工信部門的預通知,當天晚上22時左右開始落實相關限產措施。包括停運一條200萬噸的球團生產線、停運3台轉爐等措施。到10月10日中午10時左右,達到了應急工作的限產要求。”邯鄲鋼鐵集團生產部門的負責人表示。
  在邯鄲市縱橫鋼鐵集團,督查組看到,2#燒結機正處於停運狀態,“正好利用這段時間對生產設備進行檢修。”廠區負責人表示,“企業也是10月9日晚接到通知,隨即開始落實關停一臺燒結機、兩座豎爐、一座高爐等限產措施。燒結機10月9日晚上就停了,高爐到10月10日11時左右進入悶爐狀態,基本達到限產要求。”
  在邯鄲市區的“融通添福商務大廈”建設項目現場,督查組發現,工地基本處於停產狀態,相關防塵措施都已到位。在另一個名為“鑫都匯”的建築工地,雖然這一建設項目正處於主體建設階段,揚塵較少,但一旁堆放的建築物料也已經做好了降塵措施。
  督查組瞭解到,從北京、天津到河北省石家莊、保定、邯鄲、廊坊、邢台、衡水等市,在此次重污染天氣應急響應過程中,各地按照應急預案要求,及時採取相關應急措施,主要包括企業限產、工地停工、道路灑水、車輛限行、秸桿禁燒、增加公交運力、學生停止戶外活動、衛生醫療應急準備等措施。
  數據顯示,各地環保部門全員出動,強化執法,共計派出60多個督導組,分赴區縣和重點企業進行現場督導檢查,對重點企業實施駐廠監督。其中,石家莊市環保系統出動執法人員2500多人次,對800多家(次)企業和燃煤鍋爐污染治理設施進行了督導檢查;保定市環保系統抽調大批執法人員,分組對市區周邊112家停產限產企業進行了全面排查;邢台市環保局派出11組執法人員,嚴查企業各種偷排行為和秸稈焚燒。
  問題一:一些地區應急工作形式大於內容
  儘管各地都啟動了應急預案,但是一些地區應急工作仍然是形式大於內容,難以滿足應急要求。
  督查組抽查了石家莊市裕華、長安、新華三個市轄區,就有兩個區應急期間道路噴霧灑水工作量仍然維持在日常水平。
  在邯鄲市,應急響應區域僅局限於主城區(四區一縣),對於邯鄲市區周邊,尤其是工業企業相對集中、排放量占比最多的武安市、峰峰礦區、永年縣等地均未採取應急措施。
  在廊坊新世界家園一期工程的工地內,施工方雖然將預案措施上牆,但是現場主管對相關措施並不瞭解。而廊坊市世錦名城建設項目雖然啟動了應急預案,但車輛清洗設備老舊,使用效果不明顯,無法起到清洗渣土的效果。
  問題二:應急機制還不順暢
  儘管各地都建立了應急指揮體系和部門協調機制,但在實際應急響應中,仍然存在不順暢的情況。一些縣(市、區)只是環保部門在單打獨鬥,如邢台市個別縣(市、區)政府在應急工作開展和部門聯動上無實質性舉措。
  廊坊市有些部門未按應急預案要求,及時將應急部署落實情況反饋給市環保局,反饋的內容僅為日常工作內容,與重污染天氣應急關聯不大。
  石家莊市重污染天氣應急指揮中心雖然設在市政府,但全市大氣污染治理協調辦公室卻從原掛靠市政府降格到掛靠市環保局,這在一定程度上,對這次應急指揮調度工作帶來了不便。
  問題三:部分涉及民生的應急措施難以完全落實
  督查組在檢查中瞭解到,機動車限行等一些具體應急措施,由於與民生密切相關,在操作中難度較大。
  石家莊三環路是全市交通幹道,也是重型車輛主要途經之處,市交警部門也在應急期間設卡禁行。但從工作人員現場禁行勸返記錄上可看出,三環路應急響應期間經過的黃標車、大貨車等車輛,勸返比率不足30%,多數均以蔬菜供應等民生保障名義放行,禁行效果一般。
  衡水市大氣辦未將應急通知發給機關事務管理局,公務車停駛80%的措施未落實,交警支隊預案中也沒有單雙號限行措施。
  廊坊市按預案要求應限行兩個尾號的車輛,但街上所限兩個尾號車輛隨處可見。
  在保定,市交警支隊接到預警信息後,雖然立即安排部署機動車限行措施,但是10月10日限行效果並不明顯。督查組檢查時發現,雖然在市區內各大路口都安放了限行標誌,但是道路上違反尾號限行的車輛並不在少數。
  對此,保定市重污染天氣應急指揮部相關負責人說,原因有兩個方面,首先對於違反限行尾號措施的車輛,交警沒有處罰權。因為市級人大沒有立法權,所以按照目前要求,對於違反尾號限行的車輛,限行過程中,對違反通行規定的以教育勸返為主,對拒不執行、屢教不改的,民警嚴格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相關規定,對駕駛員處以100元罰款,並記3分的處罰。另一原因是由於限行措施比較突然,雖然宣傳力度很大,但只是在電視臺網絡和市內大屏幕等提醒市民,很多車主並沒有在前一天晚上得到限行消息。
  河北省尚未設立全省統一的重污染天氣情況下的機動車限號規範。邯鄲市交警支隊副隊長趙政表示,目前各地限號措施都不盡相同,這一方面給交管部門的應急執法帶來困難,另一方面不利於緩解整個區域的污染局勢。“應該儘快出台措施,確保全省在重污染天氣情況下的機動車限號工作能夠步調一致。”趙政說。
  此外,在目前重污染天氣應急情況下,一些部門的行政執法手段偏軟。以公安交管部門為例,“目前我們的交警在應急情況下,對違規上路機動車的管控主要以勸返為主,遇到一些惡意違規行為時,沒有很好的處置辦法。”趙政介紹。
  問題四:一些地區或企業應急響應仍然遲緩滯後
  督查組調查的河北新希望天香乳業有限公司擁有6噸燃煤鍋爐兩台,年燃煤量為1200噸,粉塵、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排放量分別為1.81噸、4.35噸和1.64噸。按照Ⅱ級應急響應,公司外排的主要污染物應該減少30%。但督查組查看生產記錄時卻發現,公司主要的用汽車間為 “洗奶車間”和“奶粉車間”,平時蒸汽用量分別約為5噸和20噸左右,但在9日夜班生產記錄中(也就是Ⅲ級應急響應開始後),兩個車間的蒸汽量並沒有明顯減少,蒸汽由燃煤鍋爐產生,也就是說企業沒有達到減排目的。
  同樣,衡水深州市於9號啟動預案,但現場督查時,亞都紡織、深州化肥廠等企業均沒有按應急預案要求及時停產;石家莊市裕華熱電廠,雖然在應急期間採取加大脫硫劑和脫硝劑用量的方式實現了主要污染物減排,但該企業在應急響應發佈8小時後才接到通知。
  在霸州市,督查組瞭解到,應急預案執行遲緩或滯後的現象非常明顯。廊坊市上午10點發佈三級預警,但是廊坊市華生富士達電梯有限公司等個別企業下午5點才收到限產通知。
  在邢台沙河市的督查中發現,應急預案情況落實不夠深入。督查組一行在沙河市東外環路看到,兩側市政工程工地上,沒有任何防護措施,大面積的土石方、工地裸露,市政管道擺放在工地上;車輛,尤其是大型車輛過後,揚起遮天蔽日的黃塵,久久不散。
  沙河市主管環保的副市長裴沛華向督查組一行介紹說,針對重污染天氣,沙河開展了車輛限行、路面灑水、工業企業限產20%等工作。但是,督查組一行在沙河市並未看到道路上的限行標識牌,加上工地上所見,督查組認為,沙河市的應急預案執行不到位,相關部門的聯動配合不夠緊密,施工路面的嚴重揚塵甚至不符合日常工地作業要求,應儘快整改。
  玻璃產業是沙河市的支柱產業。在德金玻璃廠,有兩條600噸/日的生產線,雖然按照應急預案要求限產20%,但除塵裝置發生故障。督查組相關負責人表示,在重污染天下條件下,出現事故性排放,僅僅採取預案要求的限產措施遠遠不夠,應立即責令企業最大限度壓產。
  問題五:部分地區應急預案科學性和可操作性還不強
  一些地區應急預案制定的時間較早,基礎技術資料不全,難以完全適應當前應急工作的需要。
  邯鄲市重污染天氣應急響應預案於2012年底開始實施演練並付諸實施,當時大氣污染源解析工作尚未完成,應急響應範圍和措施的確定還不夠科學。衡水市二級響應工業企業數量達到五百多家,占環統企業數量近半,難以落實;衡水市區機動車保有量僅有十萬餘輛,但預案中要求二級響應時應實施單雙號限行,並停駛80%公務車,限行實際效果有限。
  “這次重污染天氣應急一來就是二級,搞得我們有點措手不及。”邯鄲鋼鐵集團生產部門的負責人表示,根據相關部署,邯鋼要減產30%。但是鋼鐵企業的生產調度需要時間,從接到通知到完全達到限產要求大約需要12個小時。而污染情況時刻都在變化,有可能12個小時後,應急響應解除了,企業要再次恢復正常生產需要付出一定的成本。
  “鋼鐵企業在重污染天氣應急響應過程中面臨的問題從側面反映出當前基層環保部門預警能力的薄弱。”邯鄲市環保局局長崔紅志表示,“目前,整個河北省除了廊坊、保定的預警能力稍好,其他地方環保部門的預警能力建設都相對滯後。重污染天氣的預警主要依賴省環保廳的通知,但層層通知、部署、落實需要較長時間,相應的就給應急措施的效用打了折扣。”
  “因為各地實際情況不同,所以基層環保部門預警能力的建設十分重要。邯鄲市正在和有關各方協商預警監測平臺的投資方式,預計至少要投入500萬元。”崔紅志說。
  除了預警能力不足之外,重污染天氣的應急工作急需各地源解析成果的輔助。
  據邯鄲市住建部門介紹,此次應急響應區域內的建築工地僅占邯鄲市在建工地總數的20%左右,因此即便這20%的工地採取了應急措施,其效果也是有限的。
  據瞭解,河北工程大學正在負責邯鄲市的源解析工作。“源解析成果出來後,我們將會與重污染天氣應急相結合,使應急措施更有針對性,起到優化應急工作人、財、物力配置的作用。”邯鄲市環保局副局長候日升說。  (原標題:部分地區重污染天氣應急措施沒有落到實處)
創作者介紹

螞蟻

fe21feyru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