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祁縣某鎮有一戶幸福的小家庭,丈夫三十齣頭,老實穩重,是家中的獨子,做的一手好木工活;妻子賢惠孝順,經營著一個小賣部。3年前,小兩口添了一個寶貝兒子,衣食無憂的小日子過得美滋滋的。然而,天有不測風雲。7月2日上午10時左右,在這戶農家小院里,突然傳出了一陣幼兒的哭鬧和大人們焦急的哭喊聲,原本平靜的鄉村小院一下子喧鬧起來。
  射釘槍忘關電門4釐米鋼釘打進男童胸腔
  7月2日上午10時左右,小兩口正在院裡加工木器活,突然聽到屋子裡傳來兒子的哭喊聲,“疼、疼”的喊聲聽得讓人心驚又心碎。小兩口跑進屋時,只見兒子手捂胸口跌坐在地上。
  原來,大人隨時準備用的射釘槍,沒關電門就放在客廳里,不懂事的兒子玩耍時扣動了扳機,一枚長4釐米的鋼釘直接打入了孩子的胸腔……此情此景把小兩口嚇獃了,妻子的哭喊聲驚醒了丈夫,他立刻抱起兒子乘車直奔縣醫院。
  到達醫院時是上午10時30分,接診醫生檢查後發現患兒病情危急,可當地醫療條件有限,無法手術救治。醫生立刻聯繫120救護車,簡單處置傷口後便緊急趕往省兒童醫院。此時已是10時40分,時間就是生命。一路上,救護車司機鳴著警笛,努力為搶救孩子的生命贏得時間。到達省兒童醫院外科門診時,已是上午11時30分,正在值班的心外科副主任、主任醫師劉彩霞接診了患兒。
  此刻,鋼釘進入孩子胸腔已達一個多小時,孩子面色蠟黃、血壓較低,但神志尚清。劉彩霞顧不上多說什麼,抱起孩子就直奔彩超室。正在值班的米艷萍主任醫師,立即停下其他患兒的檢查,為這一急危患兒進行診斷。經查,發現患兒心包中積血很多,右心室有異物刺入,遂建議立即前往放射科拍片檢查。X光透視檢查側位片明確顯示,有一枚4釐米長的鋼釘,經胸骨下端刺入幼兒心臟約3釐米左右。由於不斷失血,患兒心包內已滿是積血,已神志逐漸模糊進入嗜睡狀態。
  這是一例過去從未遇見過的病例,且隨時可能會發生心包填塞,病情非常危急。
  醫生全力施救幼小生命和時間賽跑
  在安排檢查時,劉彩霞已和心胸外科、麻醉科、外科重症監護室等部門醫護人員取得了聯繫,並按需做好了手術搶救準備。雖已到下班時間,但醫護人員無一人推托,全力投入搶救工作中。
  12時5分,患兒在外科重症監護室進行了血氣、血常規、凝血系列、生化、院感系列等檢查,並輸上了補充血容量和糾正酸中毒的液體。同時,血庫也為孩子開始預備手術用血。
  12時40分,患兒的一切術前準備完畢,被推入了手術室。然而,情況並不樂觀,血壓一直在持續降低。為了維持血壓,醫護人員不斷從靜脈為患兒推註血液,同時泵控升壓藥物。
  13時許,手術正式開始。為加快救治速度,並減少患兒痛苦,劉彩霞以最快速度打開胸骨,剪開心包,積血就像噴泉一樣涌出……醫護人員趕緊快速輸血、補血。此時,一根鋼釘從皮膚外穿透胸骨下端,穿透心包,刺入右心室腔的景象也清楚地展現在大家面前。
  這樣罕見的病例對於在場的所有醫護人員,無疑是巨大的挑戰。
  按最初的想法,劉彩霞準備給患兒做體外循環手術,但打開胸腔才發現,這樣操作可能給患兒的身體帶來較大傷害。雖然調整醫治方案的風險很大,稍有不慎就會導致心血噴涌,但是為了以最小的代價輓救孩子幼小的生命,劉彩霞還是憑著自己精湛的醫技,小心地吸凈了心包腔內的積血,並沿著鋼釘四周,在心臟錶面預置了兩個荷包縫線。看著砰砰跳動的心臟,她的動作很輕、很輕,生怕稍有差池就會給孩子帶來痛苦,給鮮活的心臟再增加負擔……
  鋼釘被安全取出術後第三天患兒已能下床
  13時30分,鋼釘在劉彩霞的周密計劃和精心操作下,慢慢從心臟牽引拔出。助手們緊張地做好了快速收緊縫線的準備。此刻,劉彩霞心裡並不輕鬆,她擔心在鋼釘拔出的一剎那,會導致大出血,如果出血又應該怎麼辦?
  然而,鋼釘在離開心髒的一剎那,創口竟然滴血未出……手術成功了,小患兒順利脫險了。手術室里緊張、凝固的氣氛剎那間流動起來,大家緊繃的神經也總算放鬆了。看著取出的4釐米長的鋼釘,在場的人都激動不已。
  14時30分,患兒在醫護人員的陪伴下,回到了重症監護室,患兒的各項生命體徵漸趨於平穩。此時,焦急等候在手術室外的家長早已泣不成聲,拉著劉彩霞和醫護人員的手不知說什麼好,只是一個勁兒地說:救命恩人、救命恩人啊!
  據檢索,此類手術國內尚未見報道。
  術後一小時,患兒就已清醒;一個半小時後,氣管插管被拔掉、呼吸機停用;術後第二天,患兒被轉到普通病區;術後第三天,患兒已能下地活動……
  7月8日,劉彩霞再次為即將康復出院的小患兒做了詳細的檢查,高興地摸摸他的頭:“一切正常,可以出院了。”她向家長詳細交代了出院後的註意事項,並反覆叮囑家長,今後一定要多註意孩子的安全,一定要把有危險性的工具放在孩子拿不到的地方。本報記者 薛琳 通訊員 董奇光
(原標題:4釐米鋼釘射進3歲男孩心臟)
創作者介紹

螞蟻

fe21feyru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