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丁婷婷 北京報道
  浙江溫州一直被視作中國經濟的“風向標”和“晴雨表”,2013年成為全國第一個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無論是產業空心化還是民間借貸崩盤,無論是房價腰斬還是探索民營銀行試點,它產生的問題都是全國問題的典型縮影,它探索的路徑都將是未來全國路徑的可能方向。
  7日下午,在解析溫州金融改革試點現狀時,全國人大代表、溫州市長陳金彪表示,希望首家民營銀行落地溫州,但“會不會是第一家就要看國務院批不批”。
  談金融改革
  被問及“溫州‘金改’今年會有哪些新舉措”時,陳金彪表示:
  溫州金融改革要解決的是世界性兩大難題:小微企業融資難和民間資本投資難,這在世界各地都是難題,解決好意義非凡。
  我們謀划了有十個方面重點領域要突破,比如說地方金融組織機構的完善問題。我們現在正考慮探索建立社區銀行,也期盼民營銀行能獲批。各類直接融資、發行各類債務也很重要。另外我們雖建立了地方金融監管局、金融仲裁庭、金融偵查支隊等等,包括民間的借貸條例也出台了,但全國一盤棋的信用體系建設很重要。在溫州範圍之內,我們也正構建人民銀行徵信中心溫州分中心,構建自己的企業信息徵信平臺,引進一家第三方的信用評估機構,希望這三個方面能共建信用體系。
  談民間借貸
  被問及“溫州民間借貸近兩年來狀況時”,陳金彪稱:
  現在情況總體可控。民間借貸問題全國都沒有先例可供借鑒,就是要溫州先行先試。如果讓民資進入金融業,又可構建一個地方金融體系,或者民字號的金融業能構建起來,這個對國家的金融改革很有意義。至於“條例出台後,溫州還會不會出現‘吳英案’”的概念是錯的。我們建立了民間借貸備案和監管體系。如果在法律法規範圍之內運作,應該是可行的,但非法集資是不容許的,若有極個別的人不來備案,私底下在弄非法集資,這種問題我們要打擊。如果有些人有意為之,或者我們監管不力,我也不能講“一定不會出現”,但是肯定是更加規範有序。
  談產業“空心化”
  被問及“溫州存在產業‘空心化’困擾的原因是什麼”時,陳金彪表示:
  這是歷史和產業結構的原因引起的。一是代際鎖定的問題,使產業結構轉型相對緩慢。二是家族企業運行模式使現代企業制度建立也相對緩慢;此外一些利益差誘發部分企業走向泡沫化;還有環境要素制約使一些投資外溢。
  談湘企移資故鄉
  被問及如何看待“因湖南一系列招商引資活動及溫州生產要素成本越來越高,部分在溫州的湘企已回湘或打算回湘”時,陳金彪表示:
  溫州的要素瓶頸歷來都存在,這兩年我倒認為反而在下降。一是土地供應量在增加,通過國土部在溫州的土地綜合利用試點,這裡可騰出25萬畝“挖錢”的空間;我們還實行新的圍墾,20萬畝新增土地現在逐步可用,所以土地要素瓶頸在解決;另外房地產價格也在下降。勞動力成本在上升實際上是我們倒逼企業轉型,要通過機器來換人,這樣才能提高效益。
  我一點也不擔心這些企業的投資轉移。因為溫州招商引資力度這兩年不斷加大,溫商大量回來;另外我們也打親情牌,吸引我們溫商回鄉投資,所以我們不擔心。
  (原標題:“我們要解決世界性兩大難題”)
創作者介紹

螞蟻

fe21feyru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